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读书心得 > 正文
《诗经》读后感
2021-01-13 17:00:35
诗经里的句子给人未经雕琢的真实感和冲击感。风、雅、颂,寥寥数字,却美不胜收,磕磕绊绊的泛读着,陌生感让我感到很美好,其意变幻莫测,气质超级浪漫,再过几千年,味道也不会变吧! 诗经《鹿鸣》 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 吹笙鼓簧,承筐是将。人之好我,示我周行。 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。我有嘉宾,德音孔昭。 视民不恌,君子是则是效。我有旨酒,嘉宾式燕以敖。 呦呦鹿鸣,食野之芩。我有嘉宾,鼓瑟鼓琴。 鼓瑟鼓琴,和乐且湛。我有旨酒,以燕乐嘉宾之心。 表达人们待我友善,指示大道乐遵照。《欢乐颂》里,安迪称奇点是“吹笙鼓簧”,奇点这个客人一点都不真诚友善,只知道逗安迪开心,夸奖安迪,巧舌如簧,油嘴滑舌!借用经典调侃奇点,同时也透露着爱情的甜蜜。《柏舟》中,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;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,魏国公子乳母不贪荣华,不畏强秦,不愿“利畏诛之,废义而行诈”。既以倾心相许,就不会因为外物影响,此情不渝,坚贞的爱情态度。唉!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 《诗经·鹤鸣》中,“它山之石,可以攻之”,比喻别国的贤才可为本国效力,后比喻能帮助自己改正缺点的人或意见。然而,《鹤鸣》全诗并不意在阐释哲理,而是赞颂园林池沼的美丽。也许,历史就是这样,主观的动机和最终的结果总是想分离的,有时甚至是完全相反的,就像修建金字塔的劳工,大概不会像我们这样对金字塔顶礼膜拜;建造的能工巧匠,未必会对自己的作品欢欣鼓舞。 诗经中有一篇山不动地也不动的战争诗——《国风、邶风、击鼓》,它让我知道自己书读得还是一知半解啊! 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 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 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 征人自叙出征情景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;战士之间的互相勉励,同生共死。士卒长期征战之悲,无以复加。而我想说的是,如今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确实可以用来描述爱情,而且很多句子原来的意思已经发生改变,被赋予了新的内涵,就像李商隐的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,原本是赞颂坚贞不渝的爱情,现在多用来比喻教师的辛勤。 真是彼一时也,此又一时也。诗经好像给了我一种夏天徒步旅行的感觉,路上有许多美景,可能有很多帅哥美女,沉浸在烈日下,让我有点困惑,“是什么”“为什么”“怎么办”,又带给我宁静,很美很美…… 关键字:《诗经》 读后感 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
以太网设计规范 http://www.e-planet.cn/contact.html
相关新闻
鑫顺百姓网